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起底蓝天救援队:自费甚至贴钱救援,数年前已分裂两方各自运作

时间:10-11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102

起底蓝天救援队:自费甚至贴钱救援,数年前已分裂两方各自运作

日前发生的临港新城海滩女童走失事件,备受公众关注。截至发稿,走失女童仍未找到。参与救援的上海蓝天应急救援服务中心(以下简称"上海蓝天救援队")曾在7日晚发布声明,称"搜救因外部原因中止"。次日,又有BSR蓝天救援负责人在受访中"否认中止搜救4岁女童",并表示前述声明不代表BSR蓝天救援队官方态度。这一系列罗生门般的声明和否认引发了大众对于"蓝天救援队"的好奇,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组织呢?国内第一支注册救援队,救援不收费是底线蓝天救援(BLUE SKY RESCUE,简称BSR)大概是国人最熟悉的民间救援组织之一了。据其官网信息,蓝天救援品牌成立于2007年,是中国民间专业、独立的纯公益紧急救援组织。其在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设有499支品牌授权队伍,其中3万余名志愿者经过专业培训和认证,而注册在案的志愿者数量要更多一些。据南方周末早前报道,蓝天救援队的雏形是户外运动爱好者发起的从事户外遇险救援的民间公益团体,成立之初的总队长为张勇。汶川地震后,该队伍有感于现场专业救援的缺乏,决心从山野救援转向力求专业的综合性救援。2010年,蓝天救援队在北京市民政局正式登记注册为国内第一支注册救援队——北京市红十字蓝天救援队。其官方急救电话为4006009958,取"救救我吧"之意,承诺接到求援电话后4小时内到达现场。公众对于蓝天救援最大的好奇之一可能是其与政府的关系。蓝天救援是民间公益组织,但其品牌授权队伍必须加入本地政府应急体系,挂靠一家政府行政部门。救援队的业务包括开展防灾减灾、安全教育、演练、保障、打捞、寻人等公益活动,并配合公安消防的任务。蓝天救援队成立以来参与了2007年以后国内所有大型灾害的救援工作,每年救援案例超过1000起。曾参与汶川、玉树、 雅安 、云南,菲律宾、缅甸、尼泊尔、斯里兰卡等地救援活动。公开信息显示,蓝天救援队的经费来源大致分为三块:志愿者无偿资助、政府对救援服务的行政采购、社会的无偿捐助。张勇还在早年采访中透露,蓝天救援队很欢迎企业的赞助,但是对方必须出于公益目的,不能附带任何的冠名、广告要求。值得注意的是,据山东商报报道,实际上以"政府主导、竞争承接、合同管理、评估兑现"为特征的政府购买服务,目前在全国大部分地市都已普及实施。政府提供资金支持不仅可以充分调动民间公益组织的积极性,同时也可以使民间救援与政府应急救援形成合力,从而提高抢险救灾的覆盖范围。救援本身并不收费,且"所有救援行动不收费"是蓝天救援队的底线——任何蓝天体系队伍必须严格遵守,违反者视为自动退出蓝天体系。队员多有本职工作,官网公示每日救援简报蓝天救援队的队员大多不是全职救援工作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本职工作。不过加入救援队有一些硬性的基础要求,比如年满25周岁、有正常的工作收入和社会保险。参加蓝天培训和技能考核并通过考核后,可以成为蓝天救援队的预备队员。其中,这些考核标准包括满足入队及服务时长、急救资格证书的获得和通过相关技能考试等。"蓝天救援信息公开平台"提供的小程序显示,提供急救资格证书的机构包括应急管理部、红十字会、AHA美国心脏协会、UNDSS联合国安全及安保部等。而可以培训的技能涉及水域、特种作业、绳索、急救、安全消防应急、现场、医师、通信、无人机、特种车辆、山地、城搜等领域。进一步满足参加过全国大型培训科目、联合救援行动等要求后,预备队员才能成为正式队员。关于支出,队伍培训经费、救援装备成本、日常工作经费、出勤救援、交通等各项费用加起来价格不菲。因此,救援队员不仅没有薪酬,有时甚至还要贴钱。张勇曾在南方周末的采访中坦言,自费救援所带来的经济压力是队员流失的最大原因。受此影响,蓝天一度陷入"自费救援合理性"的舆论争议。救援人员并不是蓝天救援队的全部构成。据其官网信息,蓝天救援内设值班组、信息平台、协调组、全国助理组、秘书组、工作组等职能分组,对救援行动和求助"3分钟启动信息收集、30分钟根据预判决定是否启动救援"。张勇曾在过往采访中进一步解释过"前后方联动"机制,指的是救援一线收到求救信号后,迅速联络可以立即出动的队员,并依照各自所处的方位及条件进行统一调配。蓝天救援相关的多个网站和小程序上,也发布有任务地图、关于救援的每日工作报表、细致到职能分布的队伍组成等。据蓝天救援信息公开平台信息,10月8日正在进行的救援行动有788个,涉及全国多省。图源:蓝天救援信息公开平台蓝天救援队是我国民间救援队的代表之一。据人民网报道,目前全国登记在册以救援为主业的社会力量、救援队伍已有1300多支。2021年底,社会救援力量达到62万余人,成为我国应急救援的有效补充。李逵还是李鬼?罗生门背后的品牌归属回看热搜上的乌龙,先后发声的救援队实际是两支队伍。声明中止搜救的是"上海蓝天应急救援服务中心",导致搜救取消的外部原因是"外面有了另外的任务"。天眼查信息显示,该组织成立于2014年,法人为杨春明。蓝鲸记者在全国社会组织信用信息公示平台查询到,上海蓝天应急救援服务中心目前是在上海登记的唯一以"上海蓝天"命名的救援性社会组织。全国社会组织信用信息公示平台而随后否认搜救中止的是"BSR蓝天救援"在上海的队伍。据封面新闻报道,该负责人介绍称,"蓝天救援队"内部早年曾因品牌归属问题发生分歧,分裂成两部分力量各自运作,经常会在一些救援现场同时出现,"主要是为了救人救灾,一般情况下都是各自干各自的,没有冲突。BSR蓝天救援的品牌注册在我们这边,这次的声明是另一波人发布的。"怎么理解"品牌注册"呢?"蓝天救援"实行的是品牌授权管理模式。即由总部对全国各地的救援队进行授权,从而建立各地独立发展、独立进行队伍建设和财务管理的扁平管理模式——据南方周末报道,这一措施最早是蓝天救援用来应对"自费救援导致的经济压力"。"蓝天救援"官网显示,北京蓝天救援队是蓝天救援品牌管理方。天眼查信息显示,北京蓝天救援队成立于2010年,法人为曹伟伟——即官网上的现任蓝天救援队队长和品牌管理负责人。该救援队属于社会大众普遍认知中的"蓝天救援"品牌。官网信息提及,蓝天救援对于品牌管理实用统一着装、统一理念制度、统一培训体系、统一大救援的协调。主要管理人员变更和重大事项实行向品牌管理方披露制度。不过《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第17条规定,社会团体不得设立地域性的分支机构。因此实际上,北京蓝天救援队与各地蓝天救援品牌授权队伍并无垂直管理关系。各地区蓝天救援志愿服务组织独立管理、运营。值得一提的是,北京蓝天救援队曾在2021年时因为存在违规设立分支机构、不具有公开募捐资格开展公开募捐的行为受到行政处罚,被警告、责令限期停止活动六个月并罚款二万元。此外,北京蓝天救援队曾在2021年6月发布公告称,原法定代表人张勇违背理事会决议、滥用其登记代表人身份,假借北京蓝天救援队名义恶意起诉负有章照管职责的理事,抢夺救援队章照。北京蓝天救援队理事会在2020年6月通过了将蓝天救援队法定代表人张勇更换为曹伟伟的议案,并终止对张勇的一切授权。天眼查历史立案信息显示,张勇也在2020年起诉过北京蓝天救援队。前者随后在次年撤回起诉。一言以蔽之,蓝天救援队内部的分歧已非近闻。针对此次"海滩女童走失事件"的乌龙声明,红网评论称:上海蓝天救援曾分家是小事,救援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才是头等大事。不过不管上海蓝天应急救援服务中心与蓝天救援之间如何,其最根本的目的都是在危机面前挽救每一个受困生命。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